归零

是个废人
超好勾搭
目前初三

【凹凸】是阴阳师啊

*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

*嘉德罗斯真难写

【六】

克特里最终还是买了一瓶,花了他大半的积分肉痛得不得了。不管怎样克特里看着显示着63%的电量还是很满意的,然而他并没有去刷积分,而是抱着手机开始完成阴阳师的每日任务来。


虽然穿越了,但是阴阳师没有多大的改变,除了增加“战斗召唤”这一个功能外,只是在玩家交流上有了一些敏感字、句。哦,还有关于氪金方面的一些小改动,1800积分90勾玉,大概是1¥=100积分这样的比例。


克特里算了算自己的积分增长速度,放弃了氪金抽符的想法,专心提升式神等级。

然后克特里又发现体力不够用了......


这简直是一个死循环。

【一个克特里突然失去了梦想.jpg】


“恭喜参赛者克特里击败8级沼泽恐鳄!获得1600积分!”

“恭喜参赛者克特里击败8级沼泽恐鳄!获得1600积分!”

……


克特里最后还是选择召唤雪女来打积分怪,而且专门打沼泽恐鳄【记仇.jpg】,而他就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抱着手机打觉醒材料。顺便怨念的望一眼雪女的新皮肤【霜雪连连】。


沼泽恐鳄刷新去了,召唤时间也到了,克特里给自己套上一个【守】打算顺着自由森林往大厅走,一边还玩着阴阳师。


沉迷于游戏的克特里很模糊的听见了不知道是“切”还是“呲”的声音。声音好听那声音的主人应该也很好看吧,这样想的克特里抬头左看看右看看……


是金色。克特里这样想着。


金色的头发,在阳光的照射下有着柔和的光泽。脖颈处明黄的围巾拖曳至地,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。身后扛着黑黄相间的棍子,向阳处似乎镀了一层金那般。眼睛是金色的,左眼角处有一颗黑色的星星,在那看上去有些婴儿肥的脸上倒是很可爱。下巴埋在围巾中,克特里看不清他的神色,不过看样子大概也是目空一切的高傲吧。


克特里知道他。


凹凸大赛第一个通过杀死其他参赛者从而获取积分的人——嘉德罗斯。克特里在翻到有关这个帖子的时候还在想,嘉德罗斯是个多么冷血的人啊,那他大概很高大强壮吧。然后现实告诉他——


原来是这么可爱的孩子啊


克特里完全忽略了嘉德罗斯身旁一红一绿的两位,甚至忽略了嘉德罗斯的眼睛瞥向了他这边。克特里转过90°与嘉德罗斯线路垂直的方向,尽可能悄悄的、快速的远离嘉德罗斯队。然后就听见了【守】碎掉的声音,直觉般的向右边跳了几步,转过视线就看到,刚刚还扛着的神通棍落在了克特里刚刚的位置上,那块土地上的野草没了。


克特里拔腿就跑……不存在的,他现在除了再给自己套上一个【守】已经没有勇气动了。他的胆子很小。


神通棍继续抗在嘉德罗斯的肩上,他没有再给过克特里一个眼神就那样走了。倒是那个红头发带着黑色眼罩,看不清脸的奇怪男人望过克特里这边,只是望望而已。


等嘉德罗斯一行人走到克特里看不清他们的身影为止,克特里才动了动,右手附在随便一棵树上,对刚刚的事情后怕着,也有些委屈。嘉德罗斯凭什么这样吓唬他啊,随随便便攻击路人什么的,自大、高傲的家伙,第一了不起啊。这样怨念了一会。


凭什么呢,就凭他是第一啊,他是强者。


……


“嘉德罗斯大人,不用管那个小子吗。”

红头发带着黑色眼罩看不清脸的,被评价为奇怪男人的雷德,在几乎看不到克特里的时候,用疑问的句式说着肯定的话。


“哼。”


雷德所得到的是,嘉德罗斯鼻中不屑的冷哼和眸内毫不掩饰的嘲讽鄙夷,没有下文。


“不过是个渣渣。”


雷德觉得自己大概是听见嘉德罗斯说了这样一句话。随即又觉得嘉德罗斯怎么会用如此……轻(?)的语气呢,是错觉吧。


嘉德罗斯握紧了手中的神通棍【不过是个渣渣。】这样想着。


在嘉德罗斯看到克特里的那一瞬间,脑海里有个熟悉声音立刻炸了起来。

“找到了!”

“就是他!”

“吾之天命者!”


这个声音在嘉德罗斯动手的那一刻更加剧烈,叫的嘉德罗斯心烦。


“不不不!他必须活下去!”

“他的生命都可以终结,除了你嘉德罗斯。”

“神爱世人!”

“爱他吧,嘉德罗斯!”

“爱着他吧!”

================

当山洪来了,我们应该与山洪的方向垂直逃跑


【凹凸】是阴阳师啊

*主角带有yys游戏

*嫖文!嫖文!嫖文!
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!!

*慎点!慎点!!

*人物出场还有很久(bushi


【三】

自由丛林突然多了许多冰块,而且一些参赛者发现自由丛林的低级怪几乎找不到了,似乎是有人把这块地图的怪清空了。一时间许多人失去了工作(划掉)积分来源。


此时的自由之森也多多少少堆了一些冰块,制造冰块的是一位少女。少女的服装风格和大部分参赛者都不一样,长长的黑发左边戴着一个狐狸面具,腰部有一个大大的紫色蝴蝶结上面挂着一个铃铛,衣袖很长,白色,映着不知名的绯色五瓣花朵,眼睛是蓝紫色倒映着冰显得少女冷漠又肃清。


一只裁判球从不知到哪个地方跳出来“恭喜参赛者克特里击败5只4级铁甲兽,获得4000积分。”少女并不理睬,飘到不远处的一棵树下。树下坐着一位少年,穿着灰白的风衣,黑色的长裤,手里拿着一个长方形的东西——是克特里。


“克特里大人,时间差不多了。”少女脸上没有仍何表情,眼睛看着克特里手中的手机。确切的说,是看着克特里打御魂副本。


“欸,这么快吗?”克特里退出副本回到庭院,点开出战页面,发现时间倒计时只有不到1分钟了。“恩,真是辛苦你了,雪女。”克特里站起来,拍了拍衣服上的灰,对雪女笑了笑“本来还想给你打些好御魂,不过我的运气……额……”克特里挫败的微微低头,脸上带着无奈的笑。“没关系,克特里大人。”雪女刚说完这句话,就化成一缕数据了。


克特里在原地愣了愣,随即向大厅走去。


自由丛林的冰块消融的差不多了,但还是或多或少留下了一滩水渍,要是一不小心踩上去多半就会滑倒。


“大哥。”


一个围着红色围巾的少年从水渍里拾起一块即将消逝的冰,食指和拇指稍微用力,那一块薄薄小小又脆弱的冰就碎掉了。冰融化的水停留在少年指尖,然后在少年甩干它之前消失不见。


“哦?”


少年身旁的是一个比他高很多的青年,白色的头巾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而摆动着,绛紫色的眼睛望着这片丛林,嘴角勾出一丝笑容。


“这可真是——有趣。”


结尾的平调给青年的声音带来一种难以描述的独特魅力。白色的大锤子被扛在右肩上,头巾向后飘扬着,鞋子踩过一滩水渍,发出了”吱嗒“的声音。少年紧跟着青年的脚步。


“还真是神奇啊,元力这东西。”旁边一个白色辫子头的男子看着渐渐消失的水渍,这样笑道。“嗯,什么?”另一个没有穿上衣的男子望向他,金色的长发有些卷。“啊,没什么。”

【四】

一个穿着灰色风衣的少年在巨牙沼泽边缘地带狂奔。


少年的奔跑方向突然改变,而在他原来的位置飞扬起了一片尘土,伴随着“哗啦”的水声类似于鳄鱼尾巴的东西出现在视野里——那是一只巨大的长得有点像鳄鱼的通体蓝色的积分兽。


该死的玄学!


少年“啧”了一声,手指飞快的在手中的白色方块上划来划去,右手边突然出现了一张蓝色的纸,上面画着五角星和一些其他的什么。少年腾出右手握住它,又马上将它丢向了积分兽的方向。积分兽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五角星图案,并且它的四周都被一些黑色的不明物质围绕着,但是它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


一道道蓝色的光芒向它袭来,威力不大,它甚至没有放在心上。但是每当那些蓝光打中它的时候,那些围绕在四周的黑色物质也会渗透入伤口。积分兽生气了,又长又大的尾巴甩向少年,再次扬起了一片尘土,少年的身影消失在尘土里。


又是一道道蓝光飞向积分兽,积分兽四周的黑色物质慢慢在减少了。积分兽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,向蓝光飞来的方向吼叫着。突然,积分兽安静下来,一会之后它就倒下了。身体慢慢化为了数据。


“恭喜参赛者克特里击败8级沼泽恐鳄!获得1600积分!”


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裁判球蹦到了瘫在地上一脸疲惫的、衣服都粘上灰了还有点破损的克特里身边。


克特里表示自己现在很不好。


左手上的手机显示着【自主战斗模式已开启】【电量剩余23%】。


几分钟前克特里刚刚走到离他最近的有水的巨牙沼泽,准备抽一发。十连R卡,其中河童和鲤鱼精居多。

#果然有水就有鲤鱼小姐姐吗#

#为什么连一张SR都没有#

#算了算了有椒图小姐姐呢#


就在克特里抽完卡准备换个地方的时候,沼泽里突然传出了“咕噜咕噜……”的声音,水面冒起了气泡,然后,他就被积分兽攻击了。


在克特里召唤雪女的时候,手机屏幕显示【电量不足30%,无法召唤】的字样,随即又显示【是否开启自主战斗模式?[是]  [否]】


克特里有些凌乱。无奈之下只好开启所谓的“自主战斗模式”,然后就出现了刚刚那一幕。


所谓的“自主战斗模式”,就是可以使用游戏中阴阳师的技能啊——摊在地上的克特里这样想着,从地上蹦跶起来,拍了拍满身的灰,准备回休息区洗个澡换个衣服,顺便搞懂手机的【电量】是用来干什么的。



“恭喜参赛者克特里击败1级……”

“恭喜参赛者克特里……”


蹦跶的裁判球活泼的声音在自由丛林想起,克特里伸出右手抱住了它,并且左手拿着【电量18%】手机在有点不知所措的裁判球面前晃了晃。


“这个,能充电吗?”


“啊?o_o”裁判球的黑色屏幕上出现了可爱的颜表情,克特里盯着裁判球再次扬了扬手上的手机。


“这这个凹凸大赛的电源供应仅限于非战斗区域 (-ω- ) ”

“哦。”


问到了几乎没什么用的答案后的克特里果断放开了手,然后裁判球就掉下去了……

#我当然知道电源供应在非战斗区啊#

#我问的是能不能充电啊亲#

#听得懂人话吗亲#

——克.已经去过娱乐区、交易区.没有找到电源插座.克.连数据线和充电宝也没有.绝望中.里

【五】

克特里现在大概搞懂所谓的电量是什么东西了。克特里根据这几天在大赛交流版块获取的信息,再结合他对游戏的了解来看,这个所谓的“元力技能”是和他所知道的游戏技能一样——要蓝。克特里的元力技能就是手机,或者说是手机中的游戏。那么发动技能是要蓝的,而这个蓝就是手机的电量。


但现在问题来了。根据目前克特里所知道的,回蓝有两种方法:一种是通过大赛商城购买药剂,另一种就是等它恢复。


克特里试过第二种方法了,平均一小时回复电量1%,按照这种方法克特里只要两天就能正常使用技能。缺点是耗时长,而且在这期间克特里几乎没有积分收入。


而购买药剂就方便得多了,立刻见效。缺点是花费积分量大,以千起步,目前克特里只买得起最次等的小瓶药剂,但是如果克特里能赚取大量积分这倒是一个很适合的方法。


毕竟大赛的淘汰赛只有两个月。


克特里在大赛的交流版块——一个类似于贴吧的地方——找到了不少关于凹凸大赛的信息,其中也有主办方顶置的大赛宣传语、宗旨以及吧规(?)。


克特里看完大赛宣传语后的感觉就是……emmmm感觉很像传销组织啊……“获胜的奖励是愿望”就像是为了引诱更多的人来参加大赛而许下的空头支票一样,如果我的愿望是毁灭世界呢?感觉像骗子。


而克特里通过逛帖子又了解到这个大赛很危险。


大赛的运行的确很像克特里所知道的游戏,但是大赛的主城凹凸大厅却没有复活点,也就是说参赛者死了就真的死了。


奖励的丰厚与比赛的危险成正比,主办方的意思大概就是这样。


这个克特里倒是更能接受。大赛是残酷的,成千的人只有一个人能获胜。这让克特里联想到考试,万数的考生,百数、千数的录取。克特里又想到自己好不容易考了一个好高中结果就这样穿越了,心情复杂百感交集。


偏了偏了,拉回话题——


总之就是,克特里目前的积分不支持药剂消耗,而不用药剂的话,克特里就几乎没有积分收入,毕竟克特里并不厉害他还是很珍惜自己这条小命的。


【凹凸】是阴阳师啊

*主角带有yys游戏

*嫖文!嫖文!嫖文!
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!!

*慎点!慎点!!

*人物出场还有很久(bushi


【一】

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星辰大海——透过玻璃。真漂亮。这是克特里的第一想法。

然后,反应弧长的克特里才意识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。四周空间不大,能容下4、5个人的样子,不过只有克特里一个人。哦不对,前面还有一个似乎是司机的机器人,白白圆圆的。


克特里开始回忆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。最后的记忆就是,在星期四肝完了500多的体力依然没有肝到攻击针女,而且手机也没电了,然后就在凌晨3点准备睡觉突然眼前一黑……然后就到这里来了……


哦对了,手机!


克特里从衣兜里掏出手机一看【电量5%】妈诶,真神奇,它居然还有电。


克特里的视线从手机上收回,又打量了自己现在乘坐的不知道是什么车。嗯……这似乎不是车……克特里望着窗外的星海沉思,最后他还是决定找司机先生搭话。


“嘿,司机先生,请问这是要去哪啊。”克特里看着司机先生小小的、白白的、圆圆又矮矮的身子,有种莫名的喜感和熟悉感。“当然是去凹凸大赛……不对……你这小子到底有没有在报名的时候好好看宣传单啊。”白白圆圆的司机先生声音带着一点电音。果然是机器人啊……“当然……没有”克特里本来想说“当然有”的,不过考虑到接下来还要套司机先生的话就临时改口了。“啊啊,真是的,现在的孩子真是任性到不行啊。小子你要不要反悔,现在还没到凹凸星球,还能反悔。”司机先生话音刚落,克特里就感觉到手机的震动,开屏——


[是否参加凹凸大赛?]

[是]            [否]


“哈……”克特里轻声笑道,似乎是在嘲笑着这个灰色的[否]选项。这根本就无法自由选择好吗!强买强卖吗这是!克特里点击了白色的[是],又突然弹出了一个读条进度[阴阳师正在下载中……]克特里有些意外,阴阳师不是早就下好了吗???


克特里试着关机,发现无法关机,返回主页也不行。手机出bug了???克特里沉思着,忘记了还有司机先生在……而司机先生看见克特里一脸沉重(?)的样子也没说什么了,继续开着不知道是什么鬼的车(?)。等克特里和手机斗争结束时他就看见了窗外的一颗奇奇怪怪的行星,凹凸不平,不愧是凹凸星球啊……克特里就这样看着慢慢放大的凹凸星球,看着窗外神奇的建筑感叹一声“这里真是神奇。”


“小子,坐稳,我们到了。”司机先生一边驾驶一边对现在站在车(?)右边的克特里说道。克特里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乖乖坐着注视着手中显示的[阴阳师正在下载中……]的手机。


克特里下来之后先打量了自己做了这么久的飞船,对,是飞船。看来是高科技背景的时代吗?克特里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四周的风景还有画风不同的人们,画风很奇特,比如那边的红毛黑毛姐弟的逆天呆毛。哇塞,这是要用多少发胶哦。


克特里拦住了一个白色的头上顶着类似兔耳朵的球——似乎是这里的工作人员的样子——询问了关于凹凸大赛的相关知识,裁判球——它是这么说的——和他讲了很多,多到裁判球开始怀疑克特里是不是凹凸世界的居民。克特里到来时大赛已经开始3天了,但是终端机前还是有很多人,排着很长的队伍。


……


克特里突然不想参加凹凸大赛了……


【二】

克特里还是老老实实去排队了,毕竟是答应好的事情(按下了“是”的按钮,虽然他别无选择……)。


在长长长的排队时间中,克特里掏出了他的手机先瞄了一眼电量“5%”,然后试着返回主页——入眼的是正在下载的“阴阳师”——可以返回主页了。克特里试着点开网页,发现并没有网络,无法打开,流量也无法使用。也对,毕竟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世界了。


克特里的手机上基本没有什么游戏,因为要给阴阳师腾出空间来(因为克特里手机上的视频、小说、图片之类的软件挺多的,占了不少内存),唯二的游戏就是他玩了很久的“魔〇之家”。那个游戏克特里一直在玩——在碰上阴阳师之前是这样的……


克特里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点开了。


从手机的喇叭传出了克特里熟悉的背景音乐——成功了,可以打开。


克特里翻了翻自己的衣服口袋,没有找到耳机……克特里有些失望,他并不习惯在公共场合外放音乐,但是这个游戏没有音乐就不好玩了。失望归失望,克特里还是玩了起来,毕竟这是他唯一的娱乐了。


因为太久没玩了,克特里有点忘记怎么走了,就死了很多次。死亡的音效有点恐怖,克特里周围稍微胆小一点的参赛者都瑟瑟发抖。


#妈诶,这个人在干什么,好恐怖#

#为什么他还一脸淡定的玩这么恐怖的东西啊#


就在克特里完成五刷后,就到他了。克特里瞄了一眼仍然在下载的阴阳师以及还是只有【5%】的电量,进入了终端机。


“瞧瞧我看见了什么,一位新的参赛者。”


克特里刚刚按下按键,就听到从终端传来的声音,接着四周开始出现白色的墙壁,看不见外面,不是透明的。


“欢迎加入这场充满梦想和疯狂的游戏,”


游戏?克特里挑挑眉,心中对凹凸大赛生起了几分兴趣。四周的白墙散发着强烈而柔和的光,克特里连终端机有点都看不清了。


“尊敬的参赛者,准备好为胜利和希望而战了吗,准备好迎接无比刺激的挑战了吗,准备好面对生与死的残酷考验了吗”


白墙上开始出现克特里看不懂的字。克特里沿着墙向上望,好高,而且墙上全是克特里看不懂的字,密密麻麻的。克特里庆幸自己没有密集恐惧症。


“不过在那之前,我们还要先进行一点点的书面工作,真的只是,一点点。”


克特里面前的终端机弹出一个窗口一样的东西,上面全是克特里看不懂的字。


“……”克特里就这样盯了一会,伸出右手试着翻动,下一页,下一页,下一页……克特里就这样一页一页的翻动着,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,直到他的手开始发酸为止,克特里终于翻完了。


“您的翻阅速度略快啊,真的仔细阅读过了吗。”


克特里砸了一下嘴“我不认字。”


“……”终端机沉默了一会,又弹出了一个天蓝色的窗口“那么,请按下确认键。”


“扫描程序开始启动,系统将按选手特质匹配技能。”


四周突然变成全黑色,紫色的网格出现脚底,然后慢慢平行上升。克特里有一种自己的一切都被窥探的感觉,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瞬间,很快,快到克特里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错觉,但是克特里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就像一个偷窥狂在偷窥过程中被人发现而被迫中止一样,很怪。


四周又变回了最初进来时的模样,克特里一回头就能看见后面的长队伍,抿了抿嘴,克特里把注意力放在了终端上。


“好的让您久等了,凹凸大赛系统已经解析完毕,为您配属了最适合您的专属技能,有没有很期待,那么马上揭晓,参赛者克特里,你的能力就是——”


终端屏幕上出现了类似老虎机的东西,三列图标一直在不停地变换,最终停留在了三个一模一样的图标上——那是桔梗印。是的,克特里十分确定,那就是他画符画了很多遍的桔梗印。


#这什么鬼#


克特里走出终端机,掏出手机一看——

【电量100%】

【阴阳师已下载】

【是否打开】